午夜竟与入室小偷发生性关系

ersiqi 提交于 周五, 05/17/2019 - 14:39
我是不是个白痴到极点的女人,但是,三十岁的年龄,从心灵到身体更渴望一种温柔细致的体贴。可是以这样的方式得到,甚至怀念,我自己都有些鄙视自己…下午下班回来,我远远地看到我们家住的这栋楼的外墙又架起了脚手架,不知道这栋旧楼有多少年了,只是在我的印象里总是在不听地加固。走近一点才发现,脚手架离我们家的窗户不到一米的距离,踩上去可以很轻易就进到我们家的卧室。

老婆外地出差 我和隔壁少妇干柴烈火

ersiqi 提交于 周五, 05/17/2019 - 14:38
当时下出轨、偷情,男人包养小三,女人红杏出墙泛滥的年代;笔者深感:现如今已经很少再有真正的爱情,更不必说海枯石烂的感情。爱情是建立在金钱和权势之上,而感情亦是如此。当然,我的这个观点有些偏激,有些极端,但是事实真相表明,每个成功男人的背后总有个不安分的女人;每个成功女人的背后男人总会成为她们的备胎。

深夜艳遇

ersiqi 提交于 周五, 05/17/2019 - 14:33
那是是几年前的事了,那天是周末,我才买的电脑,什么也不会,就只能简单地打字和一些人聊天,因为那时经常听有些人口若悬河的讲见网友怎么样怎么样,听得我心痒痒的。在一个同城交友空间里,里面没有几个人,加我才三四个,看名字好像有个像女的,就主动和她聊了几句,她很生硬地问我是哪里的,多大,干什么的……我一一回答了,我用的名字其实有点不坏好意——今夜无眠,她问我:“为什么无眠啊?”我说:“一个单身汉在家,没有女朋友好无聊。

不堪寂寞 我去寻找X高潮

ersiqi 提交于 周五, 05/17/2019 - 14:29
我和我的丈夫是大学同学。大一那年,在新学期的迎新晚会上,当他手持萨克斯管笑容满面地走上台去的时候,我一下子就迷上他了高高的个子,长发披肩,鼻梁很坚挺,眼睛又有点凹下去,整张脸的轮廓看上去简直就是希腊人的雕塑。他是学中文的,我是学英语的,大学四年,我们如胶似漆地恋爱了四年。那是我们最幸福的四年,最甜蜜的四年。

和朋友妻偷情只因她太性感

ersiqi 提交于 周五, 05/17/2019 - 14:25
青月是我的初恋,认识她时她已嫁人,还有个三岁的儿子。所以,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这段感情的不可能与不道德,但我无法控制自己的心我老家的所在地是个轻工业很发达的小镇,很多外地人都来这里讨生活,2010年,青月和她老公搬到我家隔壁。原本是不相识的,但我妈是个热心人,经常做些好吃好喝的送给邻居,作为回报,青月也常过来帮我妈做些活计。。。。

女友的身体有个不能说的秘密

ersiqi 提交于 周五, 05/17/2019 - 14:23
靠电话互诉相思。袁林光谈起自己与任洁的相识,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袁林光跟任洁的哥哥是朋友,老早就认识。他也一直知道自己的哥们有个妹妹,但之前却从来没见过面。原来,任洁非常懂事,知道自己学业不好,读书不是自己的出路。所以,念完初中后就找了一所技术学校继续学习,选择了自己喜欢的烹饪专业。

裸舞诱惑下的迷情毒香

ersiqi 提交于 周五, 05/17/2019 - 14:22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了跳舞。我16岁时,已经在市里的比赛中多次拿得大奖。后来,家里人一高兴就不惜重金把我送到了一著名艺校的赵老师那里学舞。赵老师快40岁了,身材还维持得很好,是个很有专业精神的老师,舞技高超,对人又和蔼可亲,我相当喜欢。她还有个女儿叫小蝶,也在舞蹈班里学舞,很快也和我成了好朋友。

尴尬婚姻路 我娶了嫂子

ersiqi 提交于 周五, 05/17/2019 - 14:21
没妈的孩子,我住在市郊,家里兄弟三个,我排行老二。妈妈生下弟弟不久,就因病去世了,那时的我才刚刚能记事。我的父亲老实巴交,母亲去世后,他一直没有再找老婆。其实不是他不想找,关键是没有什么女人愿意嫁到我家来。每个到我们家来的女人,看看没人收拾,乱七八糟的家,再看看我们三个孩子,连饭都不愿意吃,转身便走。

你身边的绿茶婊后来都怎么样了?

ersiqi 提交于 周五, 05/17/2019 - 14:15
网友:我有个同学就是,以前我们是好朋友时,她总和我说有多少男生喜欢她之类的,然后她很烦那些男生什么的。她在我们女生面前很疯,在男生面前很温柔很淑女,还会卖萌。她喜欢一个叫f的人,有一次我看见她买了瓶汽水,但她没看见我,回来就说f是送她的,当时我就揭穿了她,她就呵呵,然后几天没理我了。

我与坐台小姐的故事

ersiqi 提交于 周四, 05/16/2019 - 13:42
三年前我刚刚大学毕业,找了一份很不满意的工作——业务员。由于工作的原因我有很多应酬,于是在那个很复杂的地方,我认识了薇薇长的不是很漂亮,但是很可爱,让人一眼看上去就会喜欢上她的那种女人。在和丽聊天中我现,她并不是那种很庸俗的女人,于是我问她,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当坐台小姐。她只是淡淡的一笑,说了句“有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