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制夫妻的苦与乐

去年我和鲍海涛领了结婚证,并进行了蜜月出国旅——当然了,费用是AA制,这是我们早就说好了的。我一直看不惯身边的一些朋友把老公管得很严:工资、补助全部收缴。鲍海涛总说,还是我老婆最好,最善解人意。旅途很愉快,不得不说,我们的AA制旅行是很成功的,鲍海涛很感激我对他的优待。我认为两个人把穷日子过成蜜那才是真本事,我相信我们是有这样的本事的。

姐弟恋:爱上大我7岁的离婚女人

我生在一个男女比例严重失衡的家庭。父亲是倒插门,我出生的时候家里已经有了姥姥、三个姨妈、我的母亲以及两个姐姐。作为家里唯一的男孩,我自然是备受宠爱。整天被一群女人围着,生活上被照顾得无微不至。妈妈比爸爸大两岁,又是家里的老大,算是这个家的顶梁柱。爸爸什么都不用操心,每月发了工资全部上交,一大家子被妈妈打理得井井有条,虽不富有,却让我们从小就感到家庭的温暖。

离婚使我变成人尽可夫的狐狸精

1971年出生,原居东北某小城市,现居北京,IT从业人员,性伴侣数10人,均为男性。离异。曾分别和三人,和二人同时保持性关系。曾经在网上看到一项调查的结果,71年出生的人平均性伴侣数目为10人,而自己恰好是10人。我的父母都是干部,我是他们最小的孩子,父亲对我管教很严,母亲虽然宠爱我,但是很在原则。父亲对我穿什么衣服都管,小时候父亲不许我穿时兴的毛衣。

老婆,请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我兄妹三个,我是老大,下面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弟弟大学毕业后在城里工作,妹妹出嫁后和婆家人相处不来,就回娘家长住。我和老婆结婚二十二年了,儿子一岁多时就到南方打拼,平时很少回家。节假日,老二有时候带着老婆孩子回老家和父母团聚,我妹妹就特不高兴,因为她害怕两个嫂子嫌她住在家里争肥,所以每次见老二媳妇去,她就要甩脸子,甚至指桑骂槐,老二渐渐也就跟少回去了。

二手婚姻,一手爱

文澜快下班的时候,接到妈妈打来的电话,说是她爸爸因为心脏病住院,医生让做心脏搭桥手术。但县里医疗条件有限,建议他到大城市去做。他们明天一早搭车过来,让文澜想想办法,找找看有没有相熟的医生。放下电话,文澜心里快速盘算了一下,她是一个贸易公司的小文员,周围也没有认识的可靠的医生朋友。

她撞见了,老公带着小三在妇产科

人生有很多时候,给你带来的不是惊喜,而是惊吓。晓静目光呆滞看着眼前的男人,如若不是她去培训提前回来,如若不是她刚调到这家医院,如若不是同事们对他都不了解,她是不是还被蒙在鼓里。她的老公,在妇产科。不是陪她,而是陪别的女人。好一阵惊喜,变成了惊吓;一连串错愕,一瞬间绝望。

从一夜情泛滥到婚外同居

从一夜情发展到婚外同居,这个从网上到网下的泛情故事,给男女主人公都带来了摆脱不了的麻烦……美容督导师那樱在讲述她和台湾工程师平锋的事情时,有好几处都说“这很自然”,言外之意就是顺其自然或顺理成章。记者注意到,每当她强调“自然”的时候,往往正是他俩关系发生重要转折的关头——3个月前的那个晚上,那樱吃完晚饭,惆怅之余有点无聊。那时她刚和男朋友分手,失恋初期,可能多少都会觉得惆怅无聊。在这样的心境下,她就上网进入聊天室。

如果你寂寞 请记得一夜情的温柔

又是周末,美国人总觉得周末晚上应该“go out and have fun”。以前和悠悠在一起时,到周末,我们总会一起出去。悠悠离开我以后的周末,特别寂寞。象现在,感觉自己不能在这间小屋子里继续寂寞下去,我应该出去走走。在路边买了垃圾食物,算是晚餐。悠悠不让我吃这些东西,她说不营养。她在时,我也从来不需要吃这些填肚子……

口述我和小保姆的激情故事

小保姆和我在一起很激情,让我无法忘怀背着老婆和保姆的夜夜激情,每次老婆不在家我都异常的兴奋,能够和保姆在家肆无忌惮的偷情是让我感到兴奋不已的事情。小保姆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也很配合,我们每次都能愉快的偷情。我和老婆结婚三年了,刚刚有了一个可爱的宝宝,一直以来我和老婆都是在外地工作,双方父母都离我们家比较远,我是农村走出来的,在外面打拼了多年,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师母对我好 我却爱上了师母

那时我在上学但是成绩是班里最差的,动不动就逃课特别是英语课,自从见到英语老师的老婆也就是我的师母之后我再也不能安安静静地坐着。那一次趁着英语开始监考我偷偷地去找师母,她在厨房曼妙的身姿一直引诱我,我忍不住从身后抱住她……那一年,我还在县城读高中,听说新调来一个英语教师。不过引起我们注意的并不是英语老师本人,而是他那个漂亮的老婆即我们的师母,有时候也称他为师娘!毕竟师娘比师母更有意思,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