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岁也要谈恋爱

王榛最遗憾的,是自己从来没有正儿八经地谈过恋爱。大学时,王榛晚熟。别的舍友都开始恋爱了,吵架了,夜不归宿了,只有她,每天按部就班地听课,去图书馆上晚自习。毕业时,大家都焦头烂额地找工作,她却不声不响地考上了公务员。很快,办公室里的大姐大妈们争着给她介绍对象。

女孩嫌弃的不是男孩穷,而是不上进

粒粒和她的男朋友分手了。“你知道他是怎么和他的朋友说我的吗?说我物质、拜金,和他分手就是嫌弃他穷。我要是嫌弃他穷,还陪他一起消耗那么多大好时光?跟他分手,是他让我觉得他这辈子就这样了啊!”粒粒一句话,说出了无数女孩的心声。说实话,她男朋友是真的穷。粒粒刚认识他的时候

浪漫妻子与木讷老公

老公已经出差五六天了,终于要回家,梁丹计划了很多惊喜给他。她摆好了花,也重新布置了家,把俩人蜜月旅行带回来的情侣陶人细心地放在鞋柜上方,正好是一进门换鞋就能看到的位置。然后她换了新买的连衣裙,化了妆,赶紧拿钥匙出了门,老公的航班快要落地了。到了机场

爱笑的男人更幸福

先生挺爱笑的,从初识年轻时到现在人到中年,他总是很容易被逗笑。我总说他爱笑且笑声感染力十足,最适合做家庭喜剧片的现场观众去献声。假期的时候,我们自驾去了新疆,一路行过的多是荒漠戈壁,辛劳疲顿地抵达吐鲁番后,又被燥热袭人的气温烤得精神萎靡,心里不禁升起失望和艾怨

做个好说话的太太

周末,几个原单位要好的同事约好一起坐坐,人基本到齐,唯小吕缺席,说是临出门妻子不让走,只能失约了。我们几个面面相觑——这小娇妻也有点太任性、不通情理了。小吕是我们这几个人里年纪最小的,结婚没几年。小年轻们难免心燥气盛,相处欠妥,都可以理解

有些人光是遇见就值得

喜欢罗大佑的歌,字字句句,仿佛在唱我的青春。那首《恋曲1990》曾反复单曲循环。“乌溜溜的黑眼珠和你的笑脸,怎么也难忘记你容颜的转变……”我的记忆深处,一直有一双乌黑的眼睛,一张明媚的笑脸,那都属于我初中时期的班长——夏琳。夏琳喜欢扎个马尾,眼睛闪亮,笑颜如花。

高级的爱情,从来不需要优越感

前段时间去参加同学聚会,一向喜欢热闹的玲子却没有到场。我正在纳闷,一个女同学突然压低声音和我说:“知道吗?玲子刚刚离婚,听说是她老公主动提出的。”我吃了一惊。玲子又漂亮,工作又好。而她老公则相貌平平,只是私企里的一个普通职员。女同学颇为义愤填膺:“你说,男人怎么都这么善变?

什么样的女人千万不要离婚

去年我参加过一场婚礼,至今记忆犹新,原因是新郎和新娘的亲友团结构实在复杂。新郎的妈妈,知名女企业家,结过两次婚,新郎是与前夫的长子,而前夫已经再婚,这位再婚的继母是否需要出现在婚礼上?新郎是奶奶的心头肉,这位前婆婆是否需要出现在婚礼上?

夫妻的幸福公式

一天,在超市门口偶遇初中同学艳梅,她说前段时间她不小心扭伤了脚,踩不了离合,她老公给她换了辆自动挡的奔驰轿车。回到家,我看到老公赵刚窝在沙发里拿着本小说看得正起劲儿,立马气不打一处来:“别看这些没用的东西了,小说里能蹦出二两黄金吗?人家艳梅老公几年内把自己的小诊所

幸福就是我被你忽悠

洗完澡回到卧室,发现女儿已经抢先一步躺到了我的被窝里。细细的鼾声从捂在嘴上的被子里传出来,一副已然熟睡的样子。我从这鼾声里听出了破绽:小孩睡觉,怎么会打鼾呢?凑到她跟前一看——呵呵,眼睛闭得太紧了,长睫毛还不时微微地忽闪几下。显而易见地,小东西在跟我装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