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回老屋

ersiqi 提交于 周三, 11/13/2019 - 09:30
尾随着哥哥,推开楼门,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些疯长在院子里的草。土墙、矮屋、凌乱的草木依旧,我以为这里的一切都和往日一样,便没了异样感。于是放下包,操起锨,铲着地上那高高低低的草。这些草,面相并不陌生,但除过猪耳朵草,其余的都叫不上名字.....

故乡那棵树

ersiqi 提交于 周三, 11/13/2019 - 09:29
我老家的屋后有一棵硕大的桦栎树。这是一个六人合抱的古树,高耸挺拔,气势凌空,大风吹来,像羽扇轻摇,哗哗啦啦直响,如优美的管弦乐在奏响。这便是留在我记忆中的那棵老古树。它生长在一个叫大树包的山头上,粗细不等的根密密麻麻地扎入石缝.....

柿花勾起的乡愁

ersiqi 提交于 周三, 11/13/2019 - 09:28
因为一场脱贫攻坚战,连续的几周,都是早出晚归,对于窗外风景的感觉只是绿色渐浓。特殊的5月14日,难得的一个没有琐事的周末。不经意的一瞥,柿花开了,好像又要谢了。又是“大麦小麦串柿花”的季节,这时万物孕育。窗外,油亮肥厚的柿树叶中,淡黄色的柿花.....

悠悠端午情

ersiqi 提交于 周三, 11/13/2019 - 09:27
端午节到了,凉爽的夏风里流动着艾叶的清香,狗尾草般轻轻地撩拨着我儿时的美好记忆。天刚蒙蒙亮,母亲把我从被窝拽出来,我揉着睡意朦胧的眼睛,忽而记起今天是端午节,立即清醒和振奋起来,匆忙穿了衣服,跟着哥哥去割艾蒿、摘馍叶。

故乡的野菜

ersiqi 提交于 周三, 11/13/2019 - 09:27
老家在乡下,二三月正是野菜慢慢从封冻了一冬的土层里钻出来的时候。最早冒出来的是荠荠菜,漫山遍野都是。这时节人们结伴走在春天的田野,迎面而来是绸子一样的拂面春风,用小铲铲把一棵棵荠菜剜出来,不大一会,额头上渗出了一层细细的汗。

别忘了---你的世界我曾经来过

ersiqi 提交于 周三, 11/13/2019 - 09:19
别忘了,你的世界我曾经来过别忘了---你的世界我曾经来过。曾经我也带给你快乐,曾经我也带给你幸福。曾经我也让你焦灼和无奈,曾经你也让我等待和期盼。也曾经我们都忘了自己,体会那心跳的感觉和缠绵的爱。只是有一段感情再也不可能继续,有一个人再也不能相依偎。

人生,一半欢喜,一半忧伤

ersiqi 提交于 周三, 11/13/2019 - 09:17
无需叩问,无需祈祷,生活总是一半欢喜,一半忧伤。生活的舞台,你,一忽台上,一忽台下,一会儿是戏子,一会儿是观众,一会儿在自己的戏里沉迷,一会儿在别人的戏里哭泣。入戏很深,出戏很难。入戏很浅,出戏空寞寡淡。入戏出戏,入世出世,一忽红尘,一忽禅院。

让心灵在冬日里安暖

ersiqi 提交于 周三, 11/13/2019 - 09:16
那一首秋的诗词尚未写完,秋就悄然走远;那一程的秋游尚未启程,而秋的日历就已撕完;那一帧如火的枫叶美照尚未拍摄,就听到了冬的呼唤。只是一个秋的转身,就看到阳光变得温柔,天空变得高远,那一地的落叶好美,恰似我们写过的一页页诗篇。

别站在烦恼里仰望幸福

ersiqi 提交于 周三, 11/13/2019 - 09:14
禅语说:“世间无事,烦恼来自逞强。所求太多,心就无处安放。”很多烦恼,往往源于我们的比较和不知足,看淡一点,烦恼就少一点;看开一点,幸福就多一点。对于幸福,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答案,很多人或许终其一生也不得而知。为什么我们一直仰望着别人的幸福,总感觉自己的不幸?

真正的微笑,生长在心里

ersiqi 提交于 周三, 11/13/2019 - 09:13
真正的微笑,从来都不是表于面,而是生于里,长于灵魂;真正的温暖,不是天上的阳光,而是心里的阳光;真正的宽容,更不是口里的仁慈,而是行动上的善良和豁达。一个内心爱钻牛角尖,常常以自我为中心的人,总会因为一根筋,而整日活在痛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