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行走,并不孤单

ersiqi 提交于 周五, 08/23/2019 - 17:13
一个人的行走,并不孤单。暂时忘记烦恼,抛开家务和工作,走一小段属于自己的路。走多远,我说了算,走多久,凭我心情。听着熟悉的旋律,放任自己的心情,轻轻地笑着,也会静静地湿了眼角。每一首歌,其实都是一个故事,而你我都会是某个故事中的主角。

写给自己的故事

ersiqi 提交于 周五, 08/23/2019 - 17:12
时下,有不少人把“有什么用”挂在嘴上,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考究一下对自己有没有用,以此判断是否采取行动。比如,读书、写文章,不少人问:“能挣多少钱?”孩子学习,也常常会问一句:“学这个有用吗?”

父亲的“猫客”

ersiqi 提交于 周五, 08/23/2019 - 17:11
最近回老家,总在自家院子里瞥见一只小黄猫。我妈愤愤地说:“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猫,赖在咱家不走,你爸一向喜欢猫,就时常拿些吃的去喂喂它,他说再怎么着也是个小性命……”被父亲喂过的小黄猫来的更勤了,索性不怎么去别处了。

网恋新娘

ersiqi 提交于 周五, 08/23/2019 - 11:44
二嫂是我的堂嫂。她是个有些孤僻的人,不大与人交往,她从不串门、也不邀人去她家串门。我们附近的四邻,吃饭时和闲瑕时,都喜欢聚在我堂姑家的门前说话聊天,她也从不参与!我以前回家,她看见了,也就是礼节性地打个招呼问声好,说上几句家常话而已。

向前走,一切都来得及

ersiqi 提交于 周五, 08/23/2019 - 11:44
我想耍赖,不想上班。换了科室,假期要值班,还真不适应。还是在家里犯懒好,自由得没边没沿,早起晚起,自己说了算。其实假期在家,我还真是忙,忙着洗衣,忙着买菜,市场要转好几遍,晚上吃什么的问题,在我的脑子里来回打转儿。

无需勉强 别太俗气就好

ersiqi 提交于 周五, 08/23/2019 - 11:43
有读者问,我写的历史人物,是不是史实,是正史,还是也史?在这里委婉而直接地说明一下:“通俗化”并不意味着降低历史类文章的水准,相反,“通俗化”的历史类文章对写作有更高的要求。我写的是加入了个人观点的史实。

秋渐浓,满枝枫叶红

ersiqi 提交于 周五, 08/23/2019 - 11:42
见过一张明信片,是阳明山的枫叶,秋天的风,在明信片外吹,画里的叶,在心湖里蔓延。秋天的绿,在渐渐减少,余味的花,在慢慢凋零。人生(秋天),就是做减法,心灵,适宜去清零。望满树枝上红叶,一笺浪漫由衷心。

30岁之后,我才终于活成了一个软妹子

ersiqi 提交于 周五, 08/23/2019 - 11:41
1959年,美国心理学家哈洛做了一个著名的恒河猴实验,让新生的小猴和两个人造猴妈妈在一起,一个是胸前挂着奶瓶的铁丝妈妈,另一个是身上披着软布的布料妈妈。 虽然在铁丝妈妈那里能喝到奶,但是小猴们依然选择了绝大部分时间都依偎在布料妈妈的身上。

探寻前方的风景

ersiqi 提交于 周五, 08/23/2019 - 11:41
仍旧喜欢听歌,一边听,一边想着应景的心事,然后忍不住地矫情,感动了自己。偶尔和儿子合唱一曲,难为了他,也难为了我,都为对方学了几首不属于自己时代的旋律。他不完美,我也不能过于苛求,守着母子的缘分,我更想做他的朋友。

孩子和狗

ersiqi 提交于 周五, 08/23/2019 - 11:39
父亲满面笑容。他的破屋子里,堂前站着我和孩子。中秋节,他独自一个人面对当空皓月,我想象着他的孤独亦无能为力。唯一能做的,只是在中秋隔日让他看到我的孩子。孩子在堂前吃着饭,一条狗在身边转来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