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死我女友的叔叔被挂在阳台

  叔叔“害死”我的初恋女友后,我和叔叔结怨十多年。直到2019年6月,一场洪水袭来!本文系作者采访所得,以第一人称写成。

  1

  2019年6月,我的老家遭遇了几十年不遇的洪灾。滚滚黄泥水冲走了村民房屋,冲走了所有即将收成的农作物,也冲走了我和叔叔之间十几年来的恩怨。

  我叫卓明峰,1985年出生于粤北一个农村家庭。我叔叔可以说是村里最早一批到外面闯荡的人。他靠着在县城收废品再转卖的收益,在县城买了一块地皮,建起了一栋四层楼高的房屋。

  叔叔建了新房后,一层用来做废品回收站,二、三层出租,四层自住。我考上县城最好的高中后,几乎整个高中时期都住在叔叔家。

  叔叔和婶婶对我很好,从没把我当外人,该心疼的时候心疼,该使唤的时候使唤。直到程锦的到来和离去,使我和叔叔婶婶从亲人变成了仇人。

  高二过后的那个暑假,我们只放十天假,就回学校补课了。当我从老家回到叔叔家时,发现二楼多了一个女孩出入。她的穿着打扮很时髦很显眼,即使放在人群中也能让人第一眼看到的那种。

  我从叔叔那里得知,女孩叫程锦,是从市区来我们学校复读的。她姑姑住在叔叔家不远处,因为家里不够地方住,给她在叔叔这里租了一个房间。

  程锦长得有点像王菲,打扮总是酷酷的,跟我们学校所有女孩都不一样。我忍不住留意她的动向,一听到二楼的关门声,就赶紧下楼上学去。由于太多次这种“巧合”,我和程锦慢慢熟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我和程锦确定了恋爱关系。

  叔叔早就发现我和程锦出双入对,再看我每天得意的样子,问我是不是在和程锦谈恋爱。我不敢承认,声称只是常在一起上下学。尽管我否认,叔叔还是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堆以学业为重的话。

  高三第一个学期最后一次模拟考,下午考英语时,我因发高烧在医院打点滴而缺考。成绩出来后,学校召开家长会,班主任将班级的成绩单直接发到每个家长手里。

  我爸只看到我的排名从班级前三掉到了倒数,并没有细问原因,就直接问叔叔我近来是不是无心上学。叔叔一听我成绩掉得这样厉害,认为肯定是我和程锦早恋导致的结果。

  学期结束之后,叔叔把程锦预付的租金退给了她。叔叔并没有说怕我们早恋影响高考的事,而是以备考期间有亲人照顾更好为理由,让程锦搬回她姑姑家去住。

  春节后的大年初四,程锦回到了叔叔家,收拾东西。年初六那天早上,程锦被发现赤身倒在洗手间地板。经查验,程锦是在晚上洗澡时,因煤气中毒而亡。

  接到叔叔的电话后,我不相信,东西都没有收拾,立马跑去车站坐车去叔叔家。我甚至幻想回到叔叔家的时候,程锦笑着对我说:“我差点就没命了。”

  到了叔叔家时,我在楼梯间就听到二楼嗡嗡嗡的争吵声。我站在楼梯口,心脏几乎要跳出来,我怕上去看见程锦,又怕上去看不见程锦。大冬天的,我额头上全是汗。在楼梯口站了十来分钟,我鼓起勇气往上走。

  楼上的争吵声越来越大,可我最终没有进去看,而是继续往楼上走。直到叔叔上来,说警察要找每个人问话,才把我带下去。

  2

  叔叔告诉我,程锦已经被送到医院太平间了。看着走在我前面的叔叔,脑袋里不停地回响着程锦跟我说的那句话:“你帮我求求你叔叔,别让我搬走。”顿时,我心里升腾起一股对叔叔的怨恨。

  当警察找我问话时,我故意说:“程锦是化学班的,她不可能洗澡的时候将窗户关得不透风,也不可能不开排气扇。一定是房东将窗户封实了。房东明知道排气扇坏了,也没有及时修好。”

  当时,我为了泄愤,并不知道我这样的气话,直接将叔叔推到了“杀人犯”的罪名上。

  叔叔直接被带到了派出所接受调查。程家人则来闹婶婶,要求高额赔偿金。闹出这样一个烂摊子之后,我搬到了学校的宿舍。

  过了两天,我冷静下来,有些后悔说了那些气话,一直等着警察再次找我问话。

  但警察再也没有来找我,叔叔婶婶和程家人也没有人来找我。我向爸爸打听这件事,爸爸总是说:“你叔说了,他能处理好。你就安心准备高考吧。”

  一直到高考之后,我才得知这件事以程锦自杀结案了。叔叔没有受到刑罚,也不需要赔偿程家人。但是经过此事之后,我和叔叔见面都不打招呼,成了彼此的透明人。

  我怨叔叔要程锦搬走导致她出事,叔叔恨我在警察面前胡说八道给他惹了很多麻烦。

  2008年,由于废品回收的竞争日益激烈,叔叔的生意做不下去了,他将整栋房子租给了别人,带着婶婶回老家种果树。叔叔在老家的房子跟我们家相邻,两家人共用一个大院子。

  2009年,我考上了公务员,成为了一名警察。我万万没想到,警察的这个身份使得我和叔叔间的仇怨再次急剧加深。

  2011年,县里接到上级通知,要在当地抓捕两名毒贩。县里的公安局并没有专门的缉毒队,上头就调了我所在的队去抓捕毒贩。让我疑惑的是,我被要求留在办公室办公,并且不许外出。

  队伍临出发前,一位要好的同事悄悄告诉我,他们要去抓的其中一人是我堂弟,也就是叔叔的儿子。

  我跟叔叔冷战后,跟堂弟的感情也淡了一些,但仍会不时联系。只要我提前通知堂弟,他是有逃跑时间的。

  我听说堂弟最近在深山里种名贵药材,他就直接住在山里搭建的木屋里。堂弟往茂密的大山里一躲,我们同事也很难找到他,但我没有给堂弟通风报信。

  我知道,堂弟之前在外地因吸毒被拘留过。何况,堂弟这一逃,此生都不能再过正常生活。

  我希望堂弟能够有一个好好改造的机会,所以那天我什么也没做,在办公室回来走动,焦急地等待着同事们收队的消息。

  队里掌握的信息准确,行动迅速,顺利抓捕了堂弟和他的一个同伴。同事在堂弟住的木屋搜出了毒品和枪支。

  让我没料到的是,堂弟之前还参加过一起火车抢劫案。几样罪行加起来,堂弟要面临的刑罚不会轻。

  堂弟被抓后,当天晚上我就接到爸爸电话,让我迅速回一趟老家。我回到家时,见久未打招呼的叔叔婶婶,满脸愁容地坐在我家客厅,茶几上放满了水果和烟酒。

  他们见我回来,双眼放出的光像是久溺的人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

  叔叔满脸急切,连续猛吸了几口烟,低声问我:“回来啦?”

  我被叔叔喷出的烟呛到了,咳嗽了几声。

  叔叔连忙把烟头掐灭了,一脸的皱纹都在表达抱歉,说道:“我忘了你们年轻人不抽烟,我把这拿出去。”

  叔叔把还在冒烟的烟灰缸拿到外面后,又走了进来,满脸愁容地搓手。没有香烟抽着,他的手无处安放。

  3

  还是爸爸先开口提起:“峰,你弟的事,你都知道了吧?”我点点头,把堂弟所犯的几样罪行说了一遍,并表示堂弟应该会被判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婶婶听了,在一旁直抹眼泪,哭得泣不成声。

  叔叔滚动了喉咙,声音有些嘶哑地问我:“你认识人,看能不能帮我们搭搭线去求人。只要能把那个打靶仔捞出来,要多少钱,我都去想办法。”

  我告诉叔叔这不是钱能解决的事情,犯了罪就要受到刑罚,何况,这对于堂弟来说,也是一次改造的机会。

  叔叔听了连连点头,表示赞同,说:“我知道,我都知道。只是你弟这一进去,他这一生都要毁了。以后哪家闺女愿意嫁给他?他出来后,这后半生要怎么过?你就帮我们搭搭线,行不行都让我们去试试。”

  我见叔叔仍抱有这个荒唐的念头,有些急躁地说道:“他犯的这些事,不可能用钱就能赎出来的。

  ldquo;就算你能把他赎出来,他以后还不是照样吸毒贩毒抢劫样样干。你让他进去改造几年,接受教育,把毒瘾戒了,以后出来才能好好生活。”

  叔叔像个小学生向老师保证会好好学习的语气道:“我们看电视上那些人,有钱就能赎出来。

  我们在县城里还有栋房子,不管行不行,你让我们去试试吧。能把他赎出来,我就把他关在家里。他要再敢干违法的事,我打断他的双腿!”

  尽管我将事情分析得再透彻,叔叔还是抱着能花钱赎堂弟的心思。那天晚上,叔叔言语中有些怨我不愿意帮忙,但还是客客气气地回去了。

  我后来听爸爸说,叔叔那些天什么活都没干,就每天出去找人送礼。礼倒是送出去不少,但却更加确认了,这事不是花钱能够解决的。

  求的人多了,叔叔不知道从哪里听到,我原本有通知堂弟逃跑的机会,但我却没有这么做。

  再见面时,叔叔不再是低眉顺眼想求我帮忙的样子,而是像被逼急了的老水牛,一边在院子里来回疾走,一边咒骂我没良心该绝后。

  我本想跟他讲道理,但被爸爸拉住了。爸爸说,我说什么叔叔都听不进去的了,就由他发泄吧。

  当时,我们所在的小城为了配合普法宣传,堂弟被作为反面教材拿出来教育,闹得人尽皆知。

  婶婶觉得无脸见人,在家哭了半天,叔叔则认为堂弟被作为重点介绍的犯人,肯定跟我的推荐脱不开关系。

  于是,叔叔不管三七二十一,顶着火辣的太阳,站在院中指着我父母骂,骂到后来竟然晕倒在地。

  爸爸打电话给我说:“你最近还是别回家了,我怕你叔叔提刀砍你。”

  我在电话里跟爸爸争辩,认为我并没有做错事。

  爸爸说:“他就是气你,他以前对你那么好。你在他那住时,他拿你当亲儿子对待。你一个电话就能救你弟,你却没有这么做。他能不气吗?

  ldquo;全城的人都盯着你弟被判刑,这事你肯定事先就知道,也不帮帮你弟。我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你给点时间让他们缓一缓心情再说吧。”

  此后,我极少回老家,回家都是因为有事要办。叔叔只要逮到我的影子,都会骂骂咧咧不停。

  而我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事,对于叔叔将堂弟判刑的原因归到我身上,也是极其无奈和恼怒。

  鉴于我爸不停地帮叔叔说话,我才对叔叔的责骂充耳不闻。

  4

  2014年,我通过亲戚介绍,认识了一女孩。我跟女孩相处一年后,两方的家长开始着手准备我们的婚礼。

  女孩却在我们领证前夕告诉我,要跟我分手,原因是她跟我相处了那么久,对我一点都不了解。女孩认为我们的道德观念不一致。

  女孩的父母也通知我爸妈取消婚事。我和父母对此都百思不得其解。后来,经过爸妈多番询问,才得知女孩的爸爸认识叔叔。

  女孩一家到我老家拜访后,叔叔就特意去了一趟女孩家。叔叔怎么说的我们不知道,但在女方眼里,我成了早恋导致女友自杀、陷害堂弟坐牢的坏人。

  女方家无法核实叔叔的话是真是假,犹豫了很久,觉得不能拿女儿的终身幸福做赌注,因而提出取消婚事。

  爸爸知道事情原委之后,在电话跟我叹气:“唉,你叔真是糊涂。你这样的名声要是传出去,以后还怎么谈对象?”

  停顿了一会,爸爸又换了个语气:“你叔今年才五十,头发已经白了大半,瘦得眼窝都陷下去了,还不是让你弟那事闹的。我就是告诉你人家退婚是怎么回事,你可别去找你叔闹。”

  我印象中的叔叔,总是有使不完的力气似的,硬朗得很。但这两年偶尔见到他,发现他似乎瞬间变成了一个小老头,走路的步伐都是颓废的。就连在骂我的时候,他都像是在透支身上的力气。

  这桩婚事取消后,叔叔再也没有跟在我后面指着我骂。我和叔叔又成了彼此眼前的透明人,中间隔着我们对彼此的不理解和仇恨。

  2016年,我结婚,爸爸怎么请叔叔和婶婶,他们都不肯来喝一杯酒。

  2017年,婶婶肾部长了一个良性肿瘤,在县城医院做了切除手术。老家的亲戚都赶来医院看望婶婶。我没有去,并且不让妻子去。

  我以为我和叔叔婶婶就这样会互相仇怨对方一辈子了,没想到,今年粤北大部分地区遭遇不同程度的洪灾,我们家乡尤为严重。

  更没想到的是,这场可怕的洪水,冲走了我和叔叔间的仇怨。

  在洪水爆发之前,我已经听爸爸说过几次家里进水的情况了。而且,村里的大部分老房子已经倒塌,加上村里四周环山,随时有可能发生泥石流的情况。

  6月10号那天,我休班回老家看望父母,想劝父母搬到我县城的房子住几天。妈妈正在厨房煮饭,我和爸爸在客厅聊天。

  突然,一股水流从门口涌进来,我和爸妈瞬间全身湿透了,家里的水位一下子就升到了一米左右。我到厨房拉上妈妈往二楼走时,行走已经很艰难了。

  我和爸妈转移到二楼后,听到外面有人在大声叫喊。我们跑到阳台往外看,是叔叔在叫喊着让婶婶抓住门把手,叔叔自己则抓着一楼窗户的防盗网。

  爸爸大声问他们是不是没钥匙进去。叔叔说不是没钥匙,而是水从外面压着门,他们根本不够力气将门打开。

  水流是从山脚下冲过来的,很大且急。叔叔和婶婶的下半身都被急流冲打着,只有一双手紧紧抓着门窗,情况十分危急。

  明白怎么回事后,我掉头往屋内走去。爸爸以为我故意不理叔叔婶婶的生死,气得回头骂我:“打靶仔,枉你还是大学生,现在是斗气的时候吗?”

  妈妈跟着我进来屋内,才发现我在想办法救叔叔婶婶。

  我在家里找不到粗绳子,只好将几张床单接在一起,抛给叔叔和婶婶。叔叔和婶婶拉着床单,用尽力气爬到了我家阳台外面。

  水位还在上升,马上就要浸上二楼了,但叔叔婶婶还抓着我们阳台的防盗网在外面进不来。

  爸爸急得拿凳子砸防盗网,我连忙阻止爸爸。我怕防盗网脱落,叔叔婶婶就会跟防盗网一起被冲走。

  爸爸越着急越是没办法,只能大喊着让叔叔婶婶抓稳了,还用床单将他们的手缠在防盗网上。

  我在二楼实在找不到可用的物件,只好闭着眼睛潜入黄泥水到楼下,凭感觉摸索进了杂物间,在黄泥水中摸到了一把锯子。

  在我锯防盗网时,婶婶多次表示无法再坚持了,是妈妈跪在平台上死死拉住了婶婶。叔叔婶婶被救上来后,连转移到三楼的力气都几乎没有了。

  5

  当我们到三楼阳台时,眼睁睁看着外面的洪水冲走了村中两个人,我们连抛床单过去的机会都没有。

  叔叔抹了一把头发上的水,叹气道:“好险。这水流这么急,再迟一点,我们也都被水冲走了。”我们被救出去才知道,村中有好几个人都被大水冲走了。

  (洪水过后的村庄,作者供图)

  雨一直下,连接村里和外面的桥梁也被冲垮了,市里的消防队开了直升飞机来村中救援。当我们被转移出去的时候,已经是洪水漫上来的三十多个小时之后了。

  我将父母和叔婶带到我县城的家安顿好,休息了几个小时后,也参加到救援队当中去了。

  我能够感觉到叔婶住在我家的局促不安,主动地跟他们介绍家里一些物品的摆放位置。

  叔婶住在我家的日子,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参加灾区救援和灾民安置工作,早出晚归,很少跟他们碰面。

  有时候我早点回来,能跟大家一起吃饭,叔叔婶婶总是千叮万嘱我注意安全。

  有时候大家无话,我就抱着刚学会说话不久的女儿,教她问:“叔公,我们去你果园里摘果子好吗?”

  叔叔婶婶这时候总是过分热情地应承道:“好好好,等水退了,叔公带阿妹去。我们摘几箩筐回来,囤着吃好不好?”

  不管我们问什么,女儿总是说“好”,惹得我们哈哈大笑,有些尴尬的气氛也化解开了。

  叔叔婶婶在我家住的这几天,总是跟女儿说去果园摘果子的事。他们可能找不到其他话题了。

  在这些玩笑话中,我和叔婶之间的冰山渐渐融化成水,随洪水而去了。

  洪水退去,爸妈和叔婶回老家收拾屋子,我还离不开工作岗位,没有跟他们回去。晚上吃饭时,妻子跟我说:“叔叔婶婶在这里住得战战兢兢的,连根菜都不敢多夹。”

  一句话,顿时让我这个一直自诩硬汉的人红了眼睛,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拉扯着。

  我想起了高中时住在叔叔家的情景,叔叔和婶婶对我和堂弟真的无异,丝毫不会让我感觉到寄人篱下。叔叔有时候还会问我,我爸给的零花钱够不够花。

  休息日,我买了一些油和米回去,给叔叔家也带了一份。那是我多年后,第一次踏进叔叔家,还得要带着女儿去化解尴尬。叔叔不习惯说谢字,一直摆手说不用了。

  在我带着女儿转身离开的时候,叔叔叫住了我:“峰,7月1号我去看你弟。他在里面表现挺不错的。你跟我一起去看看他吧。以前,他就听你的。你去跟他说说话。”

  我点头说“好”。叔叔又补充道:“以前是我想不开,对你说了很多难听的话。不过这些话我没跟你弟说过。他还是会听你的。”

  到了约好的时间,我开车载着叔叔婶婶去看堂弟。路上,叔叔主动提到了程锦那件事的后续,是我不知道的真相。

  我说了那些对叔叔不利的话之后,程家人咬着婶婶要赔偿金,叔叔一直在派出所接受调查。后来,婶婶在程锦的枕头套里找到了程锦的日记,才算是将他们从这桩事件中扯出来。

  程锦在日记里记录了她父母离婚大战的各种狗血事件,认为自己是父母踢来踢去的皮球,毫无存在的价值。

  另外,她也提到了以前住在姑姑家寄人篱下的难受。姑姑虽然给她吃住,但会在她面前抱怨她父母不负责任,抱怨家里小,哪哪都是人,这才导致程锦要出去住。

  程锦不愿意搬到姑姑家去住,一时间又难以找到新的住处,也曾打电话给我,让我跟叔叔说允许她留下来,并希望我能够早点回去。

  我不想让父母发现我早恋的事,就没有提早到叔叔家。但我已经想好了怎么跟叔叔保证不影响学习,让他不要赶程锦走。可惜的是,还是晚了一步。

  程锦最后一篇日记写道,她要赌一把生死局,洗澡时关死门窗,如果没事就积极面对生活的一地鸡毛。

  没成想,她就这样走了,她赌输了。因为有这本日记,警察以程锦自杀结案,程家人也没再骚扰婶婶。

  6

  叔叔叹了一口气,道:“她打扮那么时髦,长得又好看。这样的女孩很容易给人不学好的感觉。我当时也没想那么多,怕她住在家里,影响你俩高考,她还是复读的。早知道,我也就不管你们了。”

  叔叔打开车窗,点燃了一根烟,接着说:“这事多少我都有过错。这些年,想起她年纪轻轻就这样去了,我也经常睡不着。要是我没把钱退给她,她还有大好的未来。唉,这人的命,哪是能拿来赌的。”

  叔叔陷入了沉默,婶婶接着告诉我,程家人自始至终都不知道程锦跟我恋爱的事,要是他们知道,可能还得去闹我。

  叔叔心中对我有怨气,但还是一直跟爸爸强调他能处理好这件事,让爸爸转告我安心备考就好。

  高考结束后,我们对这事心中都有怨气,又缺少沟通,冷战了那么多年,后面就更没机会说起这事了。

  或许正是因为叔叔这样护过我,才会在后来得知我不愿意帮堂弟时,才那么愤怒吧。当时在他心中,我已经成了咬农夫的蛇。

  我们在探望室见到堂弟,他整个人都很精神,改造的态度也很积极。我们走的时候,他还红着眼睛拜托我多照顾叔叔婶婶。

  回到车上的叔叔婶婶都沉默了,我隐约听到婶婶强忍着的啜泣声。

  我主动开口谈起我为什么不通知堂弟逃跑的事,将我当年说过的道理又说了一遍,然后说:“你们看他现在那精神劲,出来后,肯定比以前上进的。”

  叔叔何尝不明白这些,但已经跟我冷战了那么多年,还搅黄过我的婚事,所以一直拉不下面子求和。

  这一来一回的路程,我和叔叔婶婶将所有恩怨都说开了,发现大家的心中明明还在为对方着想,却装着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我想,相爱相杀,这大概就是亲情也会有的样子吧。

留下评论

  • 不允许使用HTML标签。
  • 自动断行和分段。
  • 网页和电子邮件地址自动转换为链接。